银行要抢微信、支付宝的“红包”? 深圳派发1000万数字人民币

  • A+
所属分类:赛事直播

IT时报记者 孙鹏飞

银行要抢微信、支付宝的“红包”?

深圳派发1000万数字人民币 逾3000商户可收款

10月12日晚间,肖枫(化名)等来一条短信,只是短信中没有附上数字人民币App的下载链接,而是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擦肩而过的信息:“千万别灰心,下次活动继续参与,锦鲤就是您!”

那一刻,肖枫有些失落。肖枫是区块链的拥趸、比特币的信徒,当运用区块链技术的央行数字人民币首度小范围现身时,他希望能成为一名尝鲜者。

但他没能成为2.6%的幸运儿。这次深圳政府豪掷1000万数字人民币红包,一共吸引近200万人登记,中奖者不过5万人。

不少中奖者在社交平台中晒出成果,红、绿、蓝色的人民币图片,分别对应中奖者以中行、工行、农行、建行账户领取红包。上滑付款、下滑收款,还能在App中实现二维码支付,数字人民币首度在线下支付场景亮相。尽管操作与微信支付、支付宝付款并没有太大区别,但在招商证券看来,此次试点意味着央行数字货币进入发行关键阶段。

若干年后,如果再度回顾此次“大撒红包”,或许是搅动第三方支付江湖格局的起点。

“央妈”带着她的“亲儿子”来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会让出半壁江山吗?

断网也一样能刷

“就像用微信支付一样快,不用担心支付过程会卡顿。” 10月13日中午,深圳市罗湖区某炸鸡铺的一位负责人向《IT时报》记者透露,10月12日晚间开始,便有顾客尝鲜用数字人民币买单。

数字人民币的使用没什么门槛,和支付宝、微信、银联云闪付等人们已经熟悉的移动支付方式一样,打开App,上滑弹出二维码付款,下滑则是收款,几乎没有操作障碍。

不同的是,数字人民币的支付不受网络限制,即便手机网络卡顿,扫描设备网络差,甚至没有信号的情况下,只要有电,双方依旧能够快速完成支付,也即所谓的“双离线支付”。此功能大大降低了移动支付对网络的依赖性,意味着在车库、电梯、飞机等特殊场景消费或者转账时,消费者不再需要举着手机寻找信号。

双离线支付是数字人民币特有的功能,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目前只在部分场景实现了该功能。

目前深圳市罗湖区已完成3389家商户数字人民币系统改造工作,改造方式随POS机设备所属银行不同而略有差别。罗湖区一家咖啡店服务员表示,改造过程主要是在原来POS机基础上增加了数字人民币收款功能。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曾介绍,央行层面是技术中性的,央行不会干预商业机构的技术路线选择,商业机构对老百姓兑换数字货币的时候,可以用区块链、传统账户体系、电子支付工具、移动支付工具等一系列技术。

一位区块链业内人士表示,原有POS等收款设备只需更新系统即可:“但在一些对于交易安全性要求更高的环节,将来原有设备还需要替换某些加密硬件。”

此前《IT时报》曾报道,目前央行数字人民币定义为MO,即大众口袋中的现金,主要对应的是低频小额场景。

所谓“安全性要求更高的环节”往往指代的是高频、高额支付场景。由于数字人民币采用区块链点对点支付方式,尽管绕开中间机构,在交易过程中降低了结算、清算成本和市场,但对支付系统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普华永道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目前我国有大额、小额、农信银、城市商业银行汇票处理等8套支付体系,数字人民币有可能整合这些交叉重叠系统,形成统一的支付体系。这大大降低了资金在不同支付体系内流转所“内卷”的时间和效率。

商业银行的最后反击

本周一,数字人民币在深圳罗湖区试点的消息提振了A股市场的区块链概念。当一众区块链概念股股价飞升之际,多位投资人在深交所互动区留言,问此消息对上市公司业绩的影响。

遗憾的是,不少上市公司的回复颇为暧昧。

拉卡拉没有在深交所互动易上直接回复《IT时报》记者对是否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的提问,只是表示公司积极参与数字货币在支付产品设计创新、场景拓展、市场推广、系统开发、业务处理和运维等服务环节中。

四方精创则表示目前公司有数字人民币相关领域的技术储备。

似乎移动支付的上市公司还未加入数字人民币试点的热潮中。那么,目前参与数字人民币试点的主要有哪些机构?

一位某地金融监管机构人士给出了这样的猜测:银联和银行。事实上,在移动支付之战中,银联是率先研究二维码支付的机构之一,只是碍于对支付风险的考量,踌躇不前。最终,移动支付的江湖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大巨头牢牢占据。

根据前瞻研究院数据,2019年移动支付江湖中支付宝和微信合计占据94%的市场份额。与此形成对比的则是传统商业银行业务受到挤压,无法获得足够的资产业务。

如今,支付江湖风再起。

早在2018年6月,央行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断直连”,即断开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间的直接连接接口,并引入网联,所有第三方支付请求都需经过网联平台。这是为了防范不法分子进行洗钱、钓鱼等非法行为。而运用区块链点对点支付、可溯源特性的数字人民币,更能监控每一笔资金流向,有效防范恐怖分子融资、黄赌毒非法交易。这也是近几年来央行大力推行数字人民币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数字人民币的诞生,极有可能使中农工建四大商行成为数字货币的一级批发商,这将是传统银行业最后一次反击机会。” 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景乃权在一份报告指出。

商业银行是公众获取数字人民币的唯一来源。相比其他金融机构,商业银行作为数字人民币一级批发商具有成本优势,并能向下级批发商(非银行金融机构)投放货币获取利润。

目前,支付宝、微信支付通过合作的商业银行进行货币结算,而数字人民币是央行发行的法币,具有国家背书地位和法偿性,不会出现因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平台破产而造成损失的情况。

因此,在具有同等高效和便捷性的前提下,如果从可信和安全角度衡量,普通老百姓可能更愿意尝试使用数字人民币,尤其是当工资等收入直接以“数字”形式进入“数字人民币”App。

中信证券看来,法定数字货币有助银行介入电子支付领域,倒逼提升数字化能力。

可以预见,当数字人民币来临时,支付江湖硝烟弥漫。

深圳“红包”只是开始

没抢到数字人民币大红包,肖枫仍不甘心。他曾拨打12345询问下一次红包活动何时启动,但客服人员表示只此一次。

但错过之后,等待再一次邂逅,并不漫长。

10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提出支持开展数字人民币内部封闭试点测试,推动数字人民币的研发应用和国际合作。

据了解,今年5月,央行行长易纲表示,数字货币将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以及冬奥会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两个月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先后与滴滴、B站、美团、京东数科等合作,带来了数字人民币在更多场景应用的想象空间。

试点工作正在加速。

替代MO(流通中的货币)的数字人民币,不仅能降低货币生产流通成本,提升社会运转效率,用于国际贸易结算时,更意味着快捷方便的跨境支付手段,能进一步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化地位。

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越来越多国家意识到无纸化现金可以避免新冠肺炎病毒通过纸币传播,也都在加速研制央行数字货币。

今年2月,美联储曾表示就电子支付和数字货币技术展开实验。据招商证券梳理,目前日本、韩国、德国、英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处于功能研发阶段,而法国、乌克兰、瑞典、泰国的数字货币均已进入测试阶段。

如何拔得全球数字货币头筹,大力推动数字人民币国际化,“央妈”不得不考量试点的速度和规模。

“应该不会等太久。”前述金融监管人士称。

支付宝、微信支付该如何破局?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